竹喻

人事を尽くして天命を待つ

⑷所见皆平凡

4

我的手机立即震动了起来,仅仅是一阵短促的提示,无非是林苋的好友申请罢了——在微信的新好友处,赫然一句“姓甚请求添加您为好友。”以及右边的绿色小键,我亦没什么道理点开,又拒绝的,只不过心里某种奇艺的东西作祟,并没有果断地摁下那个按键。我按的是锁机键。

“林苋,我说,苋姐(本身只是打趣她拒绝我叫她学姐的说法,便这么称呼了),你该不会天天都这么无聊凌晨在糖水店喝绿豆汤吧?”一个常年宅在宿舍里除了上课就是看小说的我其实并没有什么资格对她的生活方式评头论足,但是我只是又找了一个话题试图先使苋忘记加微信这回事,同时也想阻止她继续讲那些那么蹩脚的爱情类话题。只不过这个问题相比起我之前所询问的要现实不少,非常...

⑶所见皆平凡

3

我在猜他手里边的书,他说不喜欢结局,我第一个想到《恋人》。于是试探着说了出来,没想到撞对了?我抚着自家小猫的背,对拥有同样看法的人感到好奇,对这位猜测出我手机没电的人感到好奇。

我撇嘴笑了笑。(是想缓和气氛的笑,况且也不太愿聊起这个结尾)

我猜想着他正调整着自己的思维,好让自己说话利索些。这本书的结局确实令人哀伤,但他眼里只有一点点的改变。然后我很自信地认为自己读懂了他眸中的异样——是愁着女子的消失罢。我以为他会露出很无奈的表情,可他却展现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竟也不像是装的。

而此时此刻,我真的十分好奇这个人的内心。因为我读完这本书的时候,舍友都说我绝对是魔怔了,干干坐在宿舍床上好久,到平时出...

㈠所见皆平凡

1

那是我二十一岁时残存至今的记忆,我大抵是携着我的猫溜进了一个本不属于我的世界——是楚芃的世界,是一个我无论过了多久都无法释怀的一个世界。可我这座船,始终是逐渐行远了,回头也望不着了。

遇见楚芃那会,我终日抱着我那傲娇的小虎皮猫逃着大学的宿舍管理员,算着宿舍开闭门时间,想尽一切办法在外头找乐子。

我和我的猫在这个城市四处地游走,肆意地流浪。当然,我所谓的游走、流浪并不是像流浪猫那样叼着垃圾桶扒来的二次食物无家可归。

和他在一起时所消磨的时光是复杂而又冗长的,可那又是如此晶莹透亮的,熠熠生辉的记忆。这回忆使着船锚般的作用,让今夜在这家酒吧通了宵明儿又在朋友趴上美梦一场的我,以及我的猫,就这么停稳在了楚...

51

很多东西看似真实但触摸起来的单薄真的不是能承受第二次的,就好像在夏天特殊的时期吃冰淇淋,明知故犯。就好像在身体虚弱的时候熬夜打游戏,明知故犯。

还是再次犯了自己的禁忌。明明早就对这种虚假的东西失望透了。

可以不相信这些故事了,但我还是想相信你,你而已,你们而已。

仅仅少了个认可罢了。

果然还是忍不住喜欢你,明知故犯便是罪

九月-十月

一个人才有空闲看窗外人来人往,看他们胡乱地爱着,不论迷茫与否,都坚定不移地冲向目的。

台风来临前阳光甚猛,刺得双眼如揉进了沙子般疼的睁不开眼,可无论那风怎么吹,都无法将那颗石沙带走,逐渐的,那颗眼中的细沙变成了心脏里不愿再触及到的秘密。

那些绿叶被光耀着,风也丝毫不留情的猛扑上去,律动着可爱的节奏。
某个穿着及膝裙子的可爱女孩子染成棕黄色的头发在日光下显得那么耀眼。

流星

  ·自
  我被关在一个狭小漆黑的空间里,四周安静的可怕。明明我也不喜欢漆黑的喘不过气的感觉啊。但是外面的喧闹笑声是别人的,我却什么都没有,唯独能拥有这片不算安静的黑暗,因为自己的心跳声总会蹿出来。
  安静的时候总是能让我平静,然后我会深深的思考:我为什么那么孤独。
  家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和一扇窗户,巴掌大的窗户。称之为家的话一定是讽刺吧——这里是监狱啊,没有任何光亮,连本充满希望的瞳孔也随日月沉淀完了光亮,愈发荒凉。
  那个把我关进来的男人告诉我,我受到了世间万物的谴责。我想一定是认错了,我又没做错什么,只不过是一个爱上天上的星星的话娘罢了。有什么错误可言,又哪有什么理由被所...

花褪残红青杏小/文 黎落 顾盼

01 顾盼

短发的少女摊开面前记满了笔记的书本,工整的书写和眼前的女孩有些不搭调,给人以强烈的违和感,真要用什么形容的话,大抵是像把高分与不良少女放在一起,抑或是让优等生与不羁的少年谈起了情爱般。
那女孩一看就是刻意地将头发剪得很短,没有别的用意,只是无需浪费早起的时间,在镜子面前用梳齿顺过每一丝发缕。她的嘴巴旁有一颗小痣,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来。这颗痣就这么乖乖地陪伴了她许久,也未淡过。父母带她去算命时算命的年轻先生说嘴唇及嘴巴周边有痣的人通常比较聪明,口齿伶俐、能说会道。同时,这亦为好色之相,多数重视物欲,感情丰富。她一笑置之,她对这些看看别人的脸看看别人的手就为他人定下终身结论的算命向来是...

你笑就沉沦

我甘于沉默,很多心情藏着也从不摊开来炫耀,什么时候别人能够理解过自己?
自然你也不曾理解过,也罢,未曾渴慕过你能够看懂我。

她笑眼弯弯,也许有时未能用手捂住嘴时能够露出整齐的牙齿,不过大多时候都很用心地遮住了。罢也,即使挡住也能够看见眼睛中的闪烁。
她轻巧的手指握住靠近笔尖的位置,在白纸上划下墨水。手指纤长得不像话,那认真做事时的模样令视线无法移开。
在这洪荒的宇宙里,她是天空中最黯淡的那颗星星。偶尔也能安静会,然后微笑。对身边之美赞叹不已,殊不知自己也是风景中璀璨的一笔。可还是把自己包裹在这无边的庞大的黑暗里。
她并不知道我怀揣着这份爱,感觉就像是窃贼怀揣着赃物一样。从来不敢把自己暴露在光天化...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文/顾盼

-CP兆麻ד我”

-分段食用


我为自己斟满一杯清茶,紫砂壶中的茶香透过没有盖严实的缝隙中漫出。微倾身子帮对面的兆麻倒满,透明杯中的茶水泛着绿黄色,杯底有一些逃出滤网的荈屑。
兆麻偏爱新创名茶,而我却对传统名茶情有独钟。
云雾毛尖色泽翠绿,入水后汤色黄绿明毫,香味浓郁持久,回味时舌苔上有些许甘甜。
兆麻轻轻将绿茶倾入嘴中,喉结处微颤。
“你和这茶一样,清心明目。”


饭桌上碗筷成双,无需美酒自饮独看月亮。他的眼镜上泛着月的光,旁边有星色点缀。眼镜下的眼睛视线向我,似水柔情在眼中充斥。
时间发醉,情意朦胧却长长久久。
我闭上眼,嗅着他的气息愈发地靠近——直到嘴唇上停住。


我们背起行囊。
每天...

© 竹喻 | Powered by LOFTER